博泰、五菱起诉腾讯始末

浏览: 作者:出行一客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21-02-09 分类:法律新闻
博泰、五菱起诉腾讯始末
        1

        鼠年、牛年交替之际,汽车与互联网两个原本互不相干的行业,终于在车联网概念不断深化后,爆发出了第一轮矛盾。

        2月9日,有媒体报道,博泰车联网和上汽通用五菱近日共同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提交了反垄断举报书,举报腾讯涉嫌垄断。

        该举报书称,腾讯滥用其中国大陆地区即时通信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通过向汽车厂商施加压力,直接限定博泰具有微信功能的车联网产品不能与汽车厂商进行交易,且不具备合理理由,对车联网产品与服务市场产生了排除、限制竞争的后果,构成《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针对该项举报,腾讯下午发布公告称,针对博泰车联网未获得腾讯公司授权和许可情况下开发“新宝骏车联”App、“微信通知助手”软件,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等行为,腾讯已于 2020 年 9 月 29 日向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该案已于 2020 年 10 月 29 日正式立案。

        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联合提交“反垄断举报书”,指向腾讯垄断;腾讯表示博泰侵权在先,且存有安全隐患,“恶意炒作垄断”不应当成为侵权的挡箭牌。显然,围绕车载微信,双发各执一词。

        目前,这一案件尚在审查程序中,若立案,将成为国内科创企业与汽车业首个对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案例。

        来自互联网巨头的起诉

        随着汽车不断智能化、网联化地发展,移动出行场景变得越来越丰富。2018年,腾讯推出微信车载版,将微信这一最常用的社交平台带上了汽车。

和手机版的微信不同,微信限定车载版是通过全语音交互的方式,来保障驾驶安全,避免分心,保持最大克制。腾讯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微信在车联网上的应用,只保留了必要的通讯功能,而且通过全语音或者方向盘物理按键操作,就是为了用户车上使用安全考虑。

        但仅限于通讯功能的微信车载版,并不能满足消费者对互联的需求,至少在不少商家眼中通讯过于单调。2019年,上海博泰悦臻电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也发布了一款叫做“车载微信助手”的的软件,宣称实现车上使用微信功能。

        天眼查显示,上海博泰悦臻电子设备制造有限公司,是一家从事智能化车载信息服务系统研发、制造、并提供服务的新型技术型企业,上汽通用五菱是其主要客户之一。

        和腾讯发布的微信车载版不同,博泰发布的微信功能不仅能使用简单的通讯功能,还具备更佳复杂的操作,甚至包括“抢红包”这类大众活动项目。随后,上汽通用五菱和博泰合作的多款新宝骏汽车,在宣传时都主打微信为卖点。

        其主要原理是通过手机安卓操作系统的“无障碍权限”及“获取通知栏权限”,实现对手机屏幕不同位置的模拟点击,从而实现直接通过手机投屏和语音识别进行微信消息的发送和接收功能。

        但显然,博泰发布的微信功能,和腾讯官方推出的微信车载版完全不是一个产品,也没有获得腾讯官方的授权许可。

        腾讯自2020年8月起向上汽通用五菱公司等车企发送《法律函》,声称“新宝骏车联”APP及“通知扩展助手”等软件涉嫌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腾讯公司据此要求上汽通用五菱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该等软件,并向其承担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责任。

        2020年10月,腾讯以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正式将博泰和上汽通用五菱告上法庭,当前审理程序处民事一审,审理程序日期为今年4月13日。

2

        ▲ 图片来源:天眼查

        在该案件中,腾讯指控博泰公司和上汽通用五菱公司共同开发和使用的“新宝骏车联”APP在汽车内实现控制微信软件的行为构成不正当竞争,要求停止侵权并承担损害赔偿8000万元。同时,腾讯还以侵权行为非常紧迫、损害难以弥补为由提起了诉中禁令的申请。

        汽车行业的反击

        腾讯对车载微信功能的一系列制约操作,遭到了五菱及博泰的强烈抵制。

        博泰认为,腾讯自2020年8月起绕过博泰,直接向博泰客户(上汽通用五菱)发送《法律函》,要求上汽通用五菱公司立即停止使用该等软件,向其承担消除影响、赔偿损失等责任的行为严重影响了博泰及其客户正常经营。

        对此,博泰已于2020年10月9日依法向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提起确认不侵害知识产权诉讼,该法院已于2020年10月22日受理该案,并于2021年1月13日召开第一次庭前会议。目前,该案正在审理当中。

        但显然,五菱及博泰的反击不仅于此。

        2021年1月20日,博泰公司、上汽通用五菱公司正式向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反垄断局提交反垄断举报,称腾讯已将其“封杀令”延伸至汽车及车联网行业,涉嫌因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而构成垄断。

        该举报书称,腾讯滥用其中国大陆地区即时通信市场的市场支配地位,通过向汽车厂商施加压力,直接限定博泰具有微信功能的车联网产品不能与汽车厂商进行交易,且不具备合理理由,对车联网产品与服务市场产生了排除、限制竞争的后果,构成《反垄断法》所禁止的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行为。

        这是继字节跳动曝光腾讯微信“封禁”飞书软件、抖音起诉腾讯实施“封杀令”行为构成垄断等事件后,又一起针对腾讯垄断的诉讼,如若成功立案,这也将是国内科创企业与汽车业首个对互联网巨头的反垄断案例。

        值得一提的是,据博泰透露,腾讯还涉嫌未经许可,在其开发、运营的“腾讯地图车机版”软件中擅自实施博泰公司第ZL201210573182.2号“导航设备及导航路径上关键路况的提示方法与装置”发明专利。

        上述专利于2012年12月25日提出申请,并已经于2015年8月26日取得授权,目前处于合法有效状态。

        对此,博泰公司已针对腾讯上述涉嫌专利侵权行为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判令腾讯立即停止侵权,并赔偿博泰公司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暂计8000万元。该案已于2021年2月4日被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立案受理。

        三起诉讼拉开了汽车行业对互联网巨头的反击,对此,腾讯官方也列出了博泰三大罪状,予以回应:

        1、博泰为上汽通用五菱开发的“新宝骏车联”app和“微信通知助手”软件在未获得腾讯及用户的明确授权情况下,可以收集、存储和上传微信联系人信息、聊天信息等敏感数据,严重侵害了微信用户的隐私及个人信息权益;2、出于驾驶安全考虑,微信在车载场景只允许驾驶员使用基础的语音交流功能,而博泰通过技术手段控制微信的操作,以此实现各种复杂功能,对用户驾驶安全构成风险隐患;3、上汽通用五菱及博泰公开宣传其研发了车载微信功能,并频繁使用“微信”、“Wechat”等商标,误导用户和合作伙伴,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

        侵犯商标权,具备安全隐患、侵害用户隐私,腾讯的回应有理有据,也巧妙避开了博泰高举的“反垄断”大旗,在腾讯看来,“恶意炒作垄断”不应当成为侵权的挡箭牌。

        博泰、腾讯各执一词,孰是孰非只能交由法院判定,但在车联网深化背景下,汽车行业与互联网行业相互倾轧所带来的冲突与矛盾,值得所有业内人士深思。